海豹突擊隊隊長

往昔.七折女孩

求不得

02
越想抽离越难忘记。

甩开了马嘉祺的手后,李天泽瞬速的跑回休息室。
心臓重重的跳动着,不知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接触还是刚刚急急忙忙所引致。镜子中的自己表情丝毫不变,只是内心的悖动难以平伏。

李天泽把自己扔向柔软的沙发中,决定稍稍闭目养神,凖备下场开拍。心的律动渐渐平伏,快将入睡时脑海中却仍是刚才马嘉祺满是担忧的脸孔。

马嘉祺推门而进便是这幅光景,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少年,柔和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小脸上的眉头深锁,不知到底在梦境中经历了什么。马嘉祺渐渐走近,呼吸和举手投足也放轻了,生怕打扰到少年,怕他一睁眼又是那副冷淡的目光,怕他一睁眼便看到自己,被他避而不见的自己。

把手轻轻抚上他的眉头,轻柔的,慢慢地去抚平眉间的皱纹,一下一下,似在抚平抹去他俩间的伤痕。

马嘉祺的动作持续不了十多秒,少年便已从梦中醒来。天花板上的白光灯刺得双眼发涩,适应了黑暗的双眼突然有光线进入,眼前一片白茫茫,数秒后便是马嘉祺的面孔,刚刚还在脑海中浮现的人,醒来便看到了,李天泽差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清醒了。

眼睛因为受到光线刺激而分泌出涙水,两人都呆住了,涙水渐渐模糊了眼前的景象。而马嘉祺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替他擦去眼泪,当然身体比脑子诚实,想法涌现时,指尖早已触碰到尚有余温的涙水,李天泽被他这举动吓到了,立即从沙发上坐起来,动作之大,头差点撞上马嘉祺。待李天泽坐好了,与马嘉祺平视,才看见了他亮晶晶的眼眶有着湿润的水汽 眼圈稍稍发红 用着满是怜爱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心脏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,本应该早已疏离的人,他们早已回不去了,为什么那人仍然会令自己心痛,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,心痛着自己。

此刻,两人相对无言,空气中只剩沉默。

求不得

01
李天泽喜欢马嘉褀。
这是秘密,除了李天泽本人,应该没有人知道。

三月春意渐浓,迎面而来的微风夹杂着一丝花香,暖暖的轻划着面,把浏海轻轻吹起,把心中烦闷也轻轻吹走。

李天泽在片场四周逛逛,目光随意投向四处,脚上边踼着石子边四处张望,自己独身一人的冷清和远处的热闹似乎格格不入。一连多日的拍摄李天泽并没有觉得累,休息时过场时也是在认真的拴摩剧本,本上的一笔一划都能看出他的认真。反而是马嘉祺,每次休息不是在睡便是在抓紧时间复习,真的很辛苦。李天泽稍稍分神,思绪漂到远方,眼神迷离的看向那个人。

毕竟是夏天之后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,光明正大的。李天泽不是没有看到那人偷偷的小眼神小动作,不是没有看到那一条又一条的消息,小至日常琐事,大至起飞下机后的慰问关心,他都知道的。即使自己每次也装作视而不见,在镜头前表现得若无其事,但心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沉沦,沉沦在那该死的温柔里。

所以他暗自决定了让自己变得更好,好到能让别人认可,好到能与他并肩不再受他人束缚的那一天。

Staff走过来拍了拍李天泽,示意他开拍了,他才回过神来。走进病房里,马嘉祺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虽知道是化妆,但李天泽还是稍微吓到。他立即定了定神,便投入拍摄。他按着剧本上,一步一步的上演一幕兄弟情深,伸出手抓住马嘉祺的手,心跳渐渐加快,却发现了对方的手已不像以前那么瘦,手心也暖暖的,像是能融化冬天的暖阳,那刻稍有动摇,多想摒弃一切只为自己的私欲。

两人从小便是拍剧出身,相比其他人较为有经验,是所谓的老戏骨,导演也十分满意他们的表现,所以便摆摆手示意,今天的最后一场结束了。

李天泽打算起身走向休息室,手还未松开,便被那人反握着,眼睛直接对上马嘉祺的目光,眼神里能看出一丝担忧。李天泽有些失神,但随即便反应过来,开口说
“镜头还在。”
不带一点感情,便甩开了马嘉祺的手,走出病房。

努力筑起的墙被你轻易击碎。对你冷漠时的你所感到的,反之亦然,我也会心痛。

被你屠炸出來了 自己動手 豐衣足食
十二月行太虐了我的媽…
+7全程情緒好像有點低落
貝貝又一直小心翼翼
但見識各七折男孩的助攻
我相信總有一天會解凍的!
這篇短文…不久的將來會完成吧…